饮香品甜

饮香品甜

 

  舌尖芳华,岁月留香。 平平淡淡的菜肴、普普通通的小吃蕴含着丰富的情感和美好的记忆,萦绕舌尖。 记忆里的美味,唤起味蕾之暖和人情之美,也延展着乡愁的触角。 

   ——编者

 

油炸糕

 

  油炸糕是河套美食之一。我打记事起就知道油炸糕是好吃的食物。现在,我们随时能从油糕店买到现做的油炸糕,可再也吃不出母亲做的那个味道了。

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粮食紧缺,糕这种食物大多数人家只有过年才能吃到,我们家也不例外。

  糕有素糕和油炸糕之分。做糕的主要原料是北方地区种植的一种叫黍子的作物,其去壳后米粒颜色淡黄,俗称黄米,磨成面儿便成了黄米面。

  记得母亲常说,用本地种的胡麻榨的油炸出来的糕更好吃。炸糕,母亲算得上是高手。每年一进腊月,母亲便开始为过年忙碌了。母亲用袋子装上几十斤麦子,领上我哥,到乡里乡亲公认的有好黄米的人家换黄米,再去口碑很好的油坊换胡麻油。

  腊八一过,我家就开始准备做糕。那个时候不比现在,要将黄米加工成糕面,全靠人工。虽然后来有了加工糕面的粉碎机,但好多人家不喜欢吃用机器加工出来的糕面做成的糕,说是不如人工用碓臼捣出来的筋道、软溜。于是,每年过了腊八,村里的一些小伙子就自发地组成捣糕队,扛着碓臼和碓杵,一户一户地为提前约好的村民捣糕米,年复一年。

  我们村是有着400多人口的大村,村里只有一个碓臼、两个碓杵,而捣糕是个力气活儿,几个小伙子一天也就只能安排个七八户人家。快轮到我家的时候,母亲会在前一天晚上把黄米浸在水中,第二天早上捞出,把水控干,再倒入碓臼。经过小伙子们几番手起杵落和母亲数遍的罗筛,黄米变成了糕面。母亲将糕面倒入和面盆,边搅拌,边往里面一点一点地加温水。然后把笼屉架在开水锅上,在笼屉内铺上浸湿了的笼布,把拌好的糕面一层一层地撒到上面,盖上锅盖,猛火快蒸。大约十几分钟后,提着笼布的四角,将蒸熟的糕倒入面盆里。

  接下来就是搋糕。那么烫的糕怎么搋呢?当然有办法了。父亲把蒸好的糕倒在案板上,双手放入母亲事先准备好的凉水里,然后握紧拳头,开始捶打压揉糕,反复数遍,直至糕表面光滑、不软不硬。之后,父亲将糕搓成圆长条状,母亲切片,哥哥姐姐们上手帮母亲捏片、包馅儿。这道工序基本完成后,母亲将适量的胡麻油倒入锅里,待油完全热了,慢慢地将捏好的糕片放入油浪翻滚的锅里。待到糕片片浑身上下起了泡,犹如披了一层金黄色的外衣,就可以出锅了。刚出锅的油炸糕,热热的、黏黏的,软溜溜、香喷喷,让人垂涎欲滴。

  光阴荏苒,日月如梭。如今,碓臼和碓杵已难觅踪影,但母亲亲手做的油炸糕却永难忘记,那味道时常萦绕在舌尖,留存于记忆深处。

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